<source id="0jhiv"></source>
<tt id="0jhiv"></tt>
<b id="0jhiv"></b>
<source id="0jhiv"><mark id="0jhiv"></mark></source><video id="0jhiv"><noframes id="0jhiv"></noframes></video>

    <b id="0jhiv"><address id="0jhiv"></address></b>

        <video id="0jhiv"><mark id="0jhiv"></mark></video>

        <tt id="0jhiv"></tt>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長篇鬼故事 > 地府刑場

        地府刑場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0233z.com)作者:網絡 時間:2015-01-29 08:52
        序章

          二樓漆黑的臥室里,母親緊緊抱著十五歲的女兒,眼神充滿著驚恐。女兒見到母親的表情,淚水忍不住直在眼眶里打轉。
          “爸和哥沒事吧?樓下為什么都沒有動靜?”女兒開始心急。
          “阿昌,怎么樣了?你們看到‘它’了嗎?”母親拿著電話的手心不斷冒出汗來。
          “我不知道,剛剛爸拿著槍,說要到外面和‘它’拼了,就跑出大門。我為了阻止爸,趕緊跟著出去。可是我一到外頭,爸就不見了,我找不到他啊。”兒子不斷吞著口水。
          母親放下電話,雙手搭在女兒的肩膀,“小柔,聽著,我要你把門鎖好,躲在衣櫥里,不管發生什么事,都不要出來!”
          女兒無力地點頭,還一邊啜泣著。
          女兒一等母親走出去,立刻關上門,鎖上兩道鎖,但她并沒有躲進衣櫥,因為擔心家人的關系,所以就蹲低身子,藉由鑰匙孔窺視外頭發生的一切。
          “阿昌,講話啊,不要嚇我!”母親在走往樓梯的途中,不斷對著電話吼著。
          “‘它’……沖我過來了……”顫抖的聲音傳了過來。
          “阿昌!”母親一邊加快腳步,一邊大喊著。
          “嘟……嘟……”電話無預警地被掛掉。
          母親丟下電話,開始奮力奔跑,但是到了樓梯口卻突然停下腳步,似乎發現了些什么;沒過幾秒,女兒從鑰匙孔窺見,母親開始發狂似地往回跑;她雖然看不到母親的背后,卻知道有東西在追著母親;母親差一步就可以跑回臥室,卻瞬間往前倒下,整個人重重地趴倒在地;一把西瓜刀,從左耳橫切至右耳,她的腦漿血淋淋地露在外頭。
          女兒有種想尖叫的沖動,但理智趕緊制止了一切。她躡手躡腳地躲進衣櫥,無助地不斷發抖。“叩、叩、叩……”腳步聲越來越大,還夾雜著“匡當、匡當”鐵鏈拖地的聲音;腳步聲在臥室的門前消失了一會兒,“鏘、鏘”,兩道鎖自動地打開;“唧……”,是門被打開時摩擦的聲音;“叩、叩、叩……”“匡當、匡當、匡當……”腳步聲和鐵鏈聲就在耳邊,“它”在臥室來回地踱步。女兒用力地閉著眼睛,汗珠一滴一滴從額頭流下來。時間完全僵住了,一股無形的力量直壓迫著神經。過了一會兒,聲音消失了。她慢慢睜開雙眼,想確定“它”是不是已經離開……
          “碰!”一只手從衣櫥的門縫伸了進來……
          重復曝光
          “學長,你辦過最詭異的案子是哪一個啊?”賢璋意外地打破沉默。
          世銘清清喉嚨,表情嚴肅,“五年前,一所監獄死了個犯人,監視器錄到他從牢房走出來,應該是想逃獄,不過最后還是被圍墻的電網燒到焦黑……”世銘停頓了一會兒,“奇怪的是,尸體不是在圍墻內被發現,而是倒吊在電網的外頭。”
          “聽起來也不像是他殺,因為兇手沒必要這么做。”
          “所以啊,唉,我到現在還是想不通!”
          “學長,你還記得陳勝東醫師那個案子嗎?”賢璋突然冒出一句話。
          “你說把人活活解剖,然后再縫合,最后又自己報警的那個變態外科醫師?那個案子不是你破的嗎?抓到他時,你還被破格晉升。”
          賢璋沒有回任何話,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這時,車子來到一棟透天別墅前,里頭的警察、法醫和鑒定人員來來回回地穿梭著。
          “這里住了四個人,他們是一家子,爸爸梁文德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董事長,但聽說他加入了一個心理學會,頗為神秘……”新晉女警金莉萍一見到世銘和賢璋走進別墅,就不斷說明案情,“梁文德和他老婆的尸體已經找到,但他們的一雙兒女目前失蹤。”
          這時,兩個鑒定人員正抬著一具尸首往樓下走來。
          “這是誰?”
          “梁文德的老婆,她是被西瓜刀砍的吧!兇器就放在尸體旁邊,還發現一只手機……法醫說是從左后方砍的……”莉萍斷斷續續地吞咽口水。
          “左后方,所以兇手是左撇子……”世銘開始自言自語,“為什么這么剛好?受害人也是左撇子……”
          “沒人敢動梁文德的尸體。”莉萍音量變得有點兒小。
          “在哪里?”
          “后院。”
          “一定是copycat!”莉萍沒頭沒腦冒出話來。
          “什么?”世銘第一次對莉萍說的話產生好奇心。
          “吳警官,你不知道嗎?這個月已經有三個人活活被解剖,再被縫合,兇手事后還報警要我們去收尸。”莉萍仿佛在演講一般,“陳勝東已經被槍決,不可能是他,所以一定是模仿犯。”
        頂一下
        (8)
        29.6%
        踩一下
        (19)
        70.4%
        本篇鬼故事標題:地府刑場|鏈接地址:http://www.0233z.com/wd/2476/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長篇鬼故事頻道http://www.0233z.com/changpian/
        ------分隔線----------------------------
        推薦鬼故事
        • 地府刑場

          序章 二樓漆黑的臥室里,母親緊緊抱著十五歲的女兒,眼神充滿著驚恐。女兒見到母親的...

        • 代價

          一個視頻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亂狹小,蘇云在這兒已經住了三個月,可每次推開門依然會習...

        • 瘋魚

          楔子 月光撥開云層,露出了半張蠟黃色的臉。 借著微弱的月光,貓頭鷹的膽子壯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這房子真不錯!一放下行李,姚云姍就由衷地贊嘆道。 在姚云姍面前呈現...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廢墟,是唐英的寶庫。 此刻是凌晨兩點,商業街上的霓虹燈減弱了許多,...

        • 異物

          楔子 那天我和簡詭在黃泉酒吧喝酒,簡詭是一個特殊的異數畫家,當他感受到靈體存在的...

        视频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