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0jhiv"></source>
<tt id="0jhiv"></tt>
<b id="0jhiv"></b>
<source id="0jhiv"><mark id="0jhiv"></mark></source><video id="0jhiv"><noframes id="0jhiv"></noframes></video>

    <b id="0jhiv"><address id="0jhiv"></address></b>

        <video id="0jhiv"><mark id="0jhiv"></mark></video>

        <tt id="0jhiv"></tt>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長篇鬼故事 > 眾人驚

        眾人驚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0233z.com)作者:戈德 時間:2015-11-27 13:25
        那次學校組織的旅行,金琦始終不愿意提起。

        我總是一再追問他,金琦繞不過我,終于決定把那件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我,那起震驚一時的事件。

        我跟金琦在星巴克的角落里找了個不顯眼的座位,金琦呷了一口咖啡,他的雙手握緊杯子,雙肩細微的顫動,開始回憶起那天的經過,我仔細的聆聽每一個細節,思考,揣測,故事終了,我決定將其記錄于案。

        學生會的指導老師組織了一次校外拓展學習的機會,時間定在四月初,指導老師姓韓名彬,是個狂熱的偵探迷,約摸三十出頭的樣子,個不高,微微發福,這次的校外拓展學習的機會是他與校方爭取,經費不多,所以只能擇優。

        韓彬擬出了一份名單,名單上的人都是學生會的骨干或是委員,成績優秀,品格優良。共計七人,四男三女,分別是金琦、胡東、童競、易良著還有張瑤、付琳、宋秋月三個女生。

        假日一大早韓老師便集結了眾人,他在同城網站上租了一輛小巴,一直待到了中午兩點鐘才出發,目的地是郊區以外十多公里的金庸山莊。

        小巴行進了一個多小時駛離了市區,天空開始洋洋灑灑的飄著毛毛細雨。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小巴停在了山腳,雨越下越大,天色也十分陰沉。

        八個人撐著傘向上又走了半個多小時山路,總算是見到了山莊的全貌,此時已經是七點多了,天色暗淡,月亮剛剛冒出了頭,淡淡的月光照耀在山莊別墅樓的屋頂上,散發出一圈圈陰森森的光暈。

        幾個小時的車程下來,眾人都有些疲憊,韓老師為首推開厚重的雙開木門,一行人進到里面。

        金琦的第一感覺就是壓抑,可是到底哪里有問題,他一時半會也說不上來,于是便埋頭開始收拾自己帶的隨身物品。

        韓老師四下看了看:“房間在二樓,一人一間,鑰匙一人只有一把,好好保管,大家都累了,今天晚上就早點休息,明天還得早起。”

        幾個人點點頭便各自順著扶梯向二樓走去。

        房間還算干凈,床,寫字桌,布藝沙發,一個洗澡間,金琦習慣性的摸了摸兜,結果發現空無一物,他這才想起來,之前韓老師交代的,這次拓展學習不允許帶任何電子產品,金琦百無聊賴,只好抱著枕頭躺在床上,靜靜的聆聽雨聲,慢慢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一早,金琦洗漱完畢與其他同學一齊來到了一樓客廳的桌子前坐著等待韓老師。

        十五分鐘之后……

        胡東看了眼手表,說:“已經九點多了,韓老師真慢啊。”

        童競點點頭:“這可不像韓老師的辦事風格。”

        “會不會是韓老師身體不舒服?”付琳問。

        “我們去看一看不就知道了,”宋秋月說。

        “那好吧,我去叫韓老師,”張瑤起身。

        金琦沒有異議。

        易良著也站起身:“我們一起去。”

        金琦看了眼緊閉的大門,終于知道壓抑的感覺從何而來了,他驚奇的發現這棟不大不小的別墅樓,居然連一扇窗子都沒有,至少他們身處的客廳是這樣。

        突然,一聲尖叫突兀的響了起來,驚醒了客廳發呆的眾人。

        金琦先是微微一愣,隨即起身向著二樓跑去。后面的幾名同學也紛紛起身,隨在金琦身后。

        “怎么了?”金琦看見坐在地上的張瑤。

        易良著神色慌張,顫抖的手指向著房間里面:“你們自己看吧……”

        金琦扶著門框向里面望去,只見韓老師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付琳驚呼。



        宋秋月捂著嘴強忍住沒有叫出來。幾個男生也是紛紛倒吸涼氣。

        宋秋月捂著胸口,深深的呼吸,平復了一下緊張的心情,然后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

        “你要干嘛?”童競下意識的攔住宋秋月。

        “我是醫科專業,我會急救!”

        付琳扶起地上的張瑤,兩個人迅速下樓,似乎想要躲得遠遠的。門外的幾個人似乎也并不想進到房間里面。

        “韓老師…他……怎么樣?”易良著小心的問。

        “可以確定,已經死了!”

        “死了?”胡東一臉驚愕。

        宋秋月點點頭:“胸口,一刀斃命,死亡時間是昨晚午夜。”

        金琦忽然想起來了什么,轉身向樓下跑去,三兩步就到了客廳大門前,他用力的推了推把手,紋絲不動。金琦全然不顧了,猛的用腳去踹,同樣是徒勞無功。

        樓上的一干人等奇怪金琦舉動,也跟了下來。

        “怎么了嗎?”有人問。

        “我們…被鎖住了。”

        時間是十點,眾人圍坐在客廳的桌子,一言不發,心里皆是百感交集。金琦率先開口:“韓老師的遺體怎么辦?”

        “沒有辦法,現在我們無法向外界聯絡,只能放在房間里了。”易良著攤手。

        “到底是誰,誰要這么殘忍,”張瑤神情緊張。

        “現在的首要,應該是我們怎么出去吧。”胡東皺了皺眉。

        “大門鑰匙只有韓老師有,我找過了,一無所獲。”宋秋月搖搖頭。其他人依然是沉默不語,冷冷的坐著。

        “我想和你們玩一個游戲……”

        客廳里突然回響起奇怪的聲音,應該是經由變聲器處理過,聲源不知道來自何方。

        眾人一驚,馬上就有人問。

        “你是誰,你想怎么樣?”

        奇怪聲音的主人像是沒有聽見,自顧自的接著說:“我每天晚上都會殺死你們其中一個人,你們能否在最后一個人被殺之前找到我,我就在這棟別墅里,等著你們來抓我……”

        聲音回蕩在密閉的空間里,氣氛一下子落至冰點。現在有一個殺人魔混跡在他們之中,幾個人有意識的拉開了距離。

        金琦掃視每個人臉上的表情,并未有什么不妥,硬要說奇怪的地方,付琳倒是顯得不那么害怕,反而有些莫名的興奮。

        “我們會死在這里嗎?”張瑤帶著哭腔。

        付琳搖搖頭,語氣帶著篤定:“放心吧,不會的。”

        “別說傻話了,”童競語氣很沖,可能他只是想要掩藏內心的恐懼。

        “我看,我們還是好好想一想怎么揪出這個殺人魔吧。”胡東敲了敲桌子,集中了眾人的注意力。

        “說的對,”易良著應道。

        “我們一起去韓老師的房間找線索,一定會有什么蛛絲馬跡,”金琦站起身。

        “不行,”宋秋月打斷金琦:“如果殺人魔存在我們中間,人多手雜,我擔心他會曾勢動手腳,我建議兩人一組互相監督。”

        “嗯,有道理,就這么辦,”胡東點頭。

        “我不去,我想回房間休息。”張瑤說。

        “那好,那剩下的人就開始分組吧,我跟付琳,易良著跟童競,金琦就跟宋秋月吧。”

        金琦跟宋秋月是最進后入韓老師房間內的,房間里的擺設與其他無異,金琦仔仔細細的將所有陳列的物品檢查了一遍,并未有什么不妥,宋秋月的調查依然是圍繞著尸體展開,她拿著一塊手帕背對金琦在尸體前面忙活了好一陣,金琦有些好奇便也走了過去。

        “有沒有什么發現?”金琦低下身子問。

        宋秋月搖搖頭:“還是一樣什么沒有。”

        “那我們出去吧。”

        “嗯。”

        金琦關門的一瞬間瞥見了蓋在韓老師身上的白色毯子,猶豫了片刻,還是關上了房門。



        “你們呢,有發現嗎?”胡東問。

        金琦搖搖頭:“我仔細檢查過家具還有韓老師的物件,都只是一些簡單的衣物,沒有什么具有參考價值的東西。”

        “我也反復檢查過尸體,沒有任何異樣,也沒有打斗痕跡,簡直就像是自殺一樣。”宋秋月說。

        “你們說韓老師會不會真的是自殺啊?”付琳輕聲詢問。

        “哼~,自殺,你們難道忘了剛才那個殺人魔說的話了,”童競略帶嘲諷的語氣。

        “明天就可以見分曉了,”易良著雙眼放光,似乎是想要將殺人魔碎尸萬段。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想今天晚上我們就鎖好房門,各自待在自己的房間,如果有什么問題大聲尖叫,我們聽見了也好及時支援。

        眾人去張瑤的房間確定了一下張瑤的安全,便各自散去,金琦回到了房間,鎖好房門后,他整個癱倒在床上,這里所發生的一切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如果明天早上還會再有人死去,那該怎么辦。

        還有,付琳,付琳總是表現出害怕的樣子,可是卻又總是在不經意間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她到底會不會是那個兇手呢。

        可能是由于身心俱疲,也有可能是刻意逃避,第二天所有人都起得比較晚,大概是十點左右,所有人才陸陸續續的走出了房門,集結在了二樓走廊,準備一齊下樓。

        “付琳,不見了!”張瑤四下看了看說。

        金琦一臉錯愕,腦子嗡嗡作響,難道第二個會是她,不可能啊。

        于是乎,金琦第一個沖下樓,果然,他們不愿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現實就是這么的無法逃避。

        付琳被吊死在了客廳的吊扇掛鉤上。

        付琳房間緊閉,沒有撬鎖的痕跡,為什么她會被吊死在客廳,兇手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將付琳放了下來,宋秋月摸了摸付琳的頸動脈,搖了搖頭:“已經斷氣了,從僵直度來看,死亡時間應該是昨晚午夜,也沒有任何的打斗痕跡,跟韓老師一樣。”

        又是一條人命,金琦百思不得其解,他環顧四周,心想那雙緊盯著他們的眸子到底在哪。

        “怎么辦,怎么辦?”張瑤一下子哭了出來。

        其他幾人也是沉默不語,神情凝重。

        “付琳的鑰匙呢?”金琦問。

        “我剛才檢查過,還在她的上衣兜里。”

        鑰匙沒丟,人卻沒了。

        “別說這么多了,先將付琳的遺體放到她的房間吧,擺在這里實在是……”胡東沒有接著說下去。

        做完處理工作后,眾人再次圍坐起來。

        “看來那個殺人魔說的話不是開玩笑了,”易良著緊皺眉頭。

        “現在我們的處境真的很危險,不管到底是誰,我求求你停手吧,”張瑤低頭啜泣。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真的認為殺人魔在我們中間?”童競厲聲責問。

        “別吵了,”胡東用力的拍了拍桌子。

        宋秋月從兜里掏出手帕剛想要上前幫張瑤抹抹眼淚,她忽然停下,立刻收住手,將手帕放進了衣兜,沒了動作。

        金琦對他于們的話題充耳不聞,她在想兇手到底是用了什么樣的手法。過了會,幾個人沒有商量出結果只好悻悻的回到了各自的房間。

        金琦獨自一人站在吊扇的掛鉤下,正下方就是長桌,如果要“上吊”肯定會踩在桌子上,金琦用衛生紙擦拭了一下桌面,居然發現了一點點幾乎已經干透了的血跡,若不是用白色的衛生紙去擦拭,還真看不到,金琦又用衛生紙抹了抹,只有兩處有血跡。

        金琦靈光一閃,腦海中片段一閃而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第三晚所有人都踹踹不安,各有心事,金琦幾乎沒有合眼,他看著天花板靜靜的等待著天明。

        第三個,是童競。

        童競被發現一絲不掛的死在了自己房間的浴室里,他浮在浴缸,身體已經被泡的皺巴巴的了。

        “淹死的,沒有任何反抗的痕跡,”宋秋月拍了拍手。




        又是如此,這次張瑤嚇得回到了房間不愿出來,宋秋月只好陪著她,胡東與易良著兩人在客廳想盡各種方法,試圖將大門撬開。

        金琦強忍住惡心,在浴室里認真檢查,他看著浴缸里的水,發現里面有一條細小的碎沫。

        金琦拿起來定睛一看,雙眼瞪大,怎么會是這個東西,居然會是,沒理由啊,金琦起身,迅速上到二樓來到了韓老師房間,他掀開搭在韓老師身上的白色毯子,果然如此。

        這一晚,張瑤的情緒十分不穩定,她拉住宋秋月陪著她,過了很久張瑤始終是睡不著,只覺得黑暗中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突然,張瑤被什么東西捂住了口鼻,她掙扎了兩下便昏死了過去,張瑤被人拖出了房間,一路拖下樓,移至客廳。

        “啪~”客廳的燈突然亮了起來。

        金琦看著眼前的一幕,嘆道:“果然是你,宋秋月。”

        胡東氣急敗壞道:“你為什么要這么做?”

        易良著同樣也是咬牙切齒:“你簡直就是瘋子!”

        宋秋月放下張瑤,捋了捋頭發:“你們說我就是我,證據呢,還有我是怎么做到的?”

        “你使用的手法我已經都知道了,你怎么能這么殘忍?”金琦怒道。

        “哦~,那你倒是說說看啊……”

        “首先,韓老師的死。”

        “其實第一天的早上,我們第一眼見到血泊中的韓老師并沒有死,也可以說韓老師是在裝死,作為一個狂熱的偵探迷,恐怕原本這只是一個愚人節的惡作劇吧。”

        金琦緊緊盯著宋秋月:“那時,韓老師一定是配合你和我們開了個玩笑,我們不懂驗尸,醫療專業學生身份的你一口認定韓老師已經身亡,我們對你的驗尸結果都沒有異議。”

        “我們在客廳的時候,韓老師替你宣布了這場死亡殺人游戲的通告,有了這通恐怖的死亡訊息,晚上就不敢有人出門,為你殺付琳提供了條件,做完這一切,韓老師便再次的躺在地上裝死。然后在你的提議之下,我們幾個人進行分組勘察現場,你知道我們是絕對不會靠近尸體的,所以你才提出這個建議,最后我們進入韓老師房間的時候,你先是用沾有乙醚的手帕迷暈裝死中的韓老師,然后在韓老師毫無抵抗能力的情況下將刀子插進了韓老師的心臟,就在我的眼皮底下完成了這起看似驗尸,實則殺人的計劃,在我離開時我瞥見了搭在韓老師身上的白色毛毯有新鮮的血液涌出,當時我只以為是心房傷口的自然表現,后來我再去查看才發現,現場有兩種新鮮程度不同的血液,一種已經完全干透,我想作為醫科專業的你弄點血液過來應該不難吧,還未干透的血液就是才從韓老師身上慢慢溢出的。”

        “要說付琳的死那就更簡單了,她恐怕也知道你們的愚人節計劃吧,那天晚上一定是你們事先就已經約好韓老師“死”后的當晚,在客廳秘密見面,只不過付琳以為這只是愚人節惡作劇的一步,所以她沒有任何危機意識的就出了房門,付琳房門緊閉還是被殺害,只因為是她自己出的房間,然后自己鎖的房門,你同樣用乙醚迷暈了付琳,然后你抱著她爬上桌子,將其勒死,吊上掛鉤,你可能沒有注意到你殺害韓老師的時候,有少量他的新鮮血液被你踩到了,雖然當晚那些血液幾乎干透,可它們畢竟沒有你帶來作為道具撒在韓老師身邊的血液暴露在空氣中的時間長,所以桌面上還是殘留有兩處。”

        “童競的死也不難解釋,你是知道的童競這個人有潔癖,他碰過付琳的尸體就一定會去洗澡,你事先就已經在童競房間的浴缸里放了大量的三C倫,通常洗澡都會先放水試溫,三C倫無色無味,遇熱水揮發后的氣體混在水蒸氣中迷暈了正在泡澡的童競,童競不明不白的被淹死了。”



        “我不得不佩服你的想象力,證據呢?”宋秋月淺笑著問。

        “就在你的身上,你的指甲里。”

        “我在童競房間的浴缸里找到了這個,”金琦拿出一小疊衛生紙,打開來一看,里面是細長的碎屑:“這是你勒死付琳用的繩子上的,當時我們搬動付琳的遺體,并沒有任何人去觸碰過那根繩子,可是今天早上童競尸體被發現的時候,你驗完尸,我卻在水中發現了這個,我想一定是你在勒死付琳的時候不小心卡到了指甲里,然后驗尸的時候飄進了水里,我想只要送去化驗一下,應該不難證明你的罪行。”

        “好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為什么這么做了!”金琦怒目圓睜。

        “哼,”宋秋月冷哼一聲:“為什么,因為錢啊,我家里窮,申請了助學金,卻被你們幾個串通韓老師給私吞了,我母親沒錢治病去世了,你難道不認為你們都得死嘛,你們都該去給我母親陪葬。”

        剛才還憤憤不平的三人,頓時啞口無言。

        天很快就亮了,每個人都沒有說話,宋秋月將張瑤扶在椅子上,自顧自起身用鑰匙開了大門,她走了出去看了眼里面的人,又看了看外面的花草樹木,閉上眼從遠處的山崖邊縱身一躍。
        頂一下
        (8)
        10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標題:眾人驚|鏈接地址:http://www.0233z.com/wd/4733/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長篇鬼故事頻道http://www.0233z.com/changpian/
        ------分隔線----------------------------
        推薦鬼故事
        • 地府刑場

          序章 二樓漆黑的臥室里,母親緊緊抱著十五歲的女兒,眼神充滿著驚恐。女兒見到母親的...

        • 代價

          一個視頻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亂狹小,蘇云在這兒已經住了三個月,可每次推開門依然會習...

        • 瘋魚

          楔子 月光撥開云層,露出了半張蠟黃色的臉。 借著微弱的月光,貓頭鷹的膽子壯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這房子真不錯!一放下行李,姚云姍就由衷地贊嘆道。 在姚云姍面前呈現...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廢墟,是唐英的寶庫。 此刻是凌晨兩點,商業街上的霓虹燈減弱了許多,...

        • 異物

          楔子 那天我和簡詭在黃泉酒吧喝酒,簡詭是一個特殊的異數畫家,當他感受到靈體存在的...

        视频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