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0jhiv"></source>
<tt id="0jhiv"></tt>
<b id="0jhiv"></b>
<source id="0jhiv"><mark id="0jhiv"></mark></source><video id="0jhiv"><noframes id="0jhiv"></noframes></video>

    <b id="0jhiv"><address id="0jhiv"></address></b>

        <video id="0jhiv"><mark id="0jhiv"></mark></video>

        <tt id="0jhiv"></tt>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長篇鬼故事 > 一二零四胡同

        一二零四胡同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0233z.com)作者: 時間:2016-05-25 13:22
        一二零四胡同

        (一)

        一則標題為恐怖直播的帖子在論壇上炸開了鍋,壇主叫浮光影,講述了她進入一個名叫一二零四胡同的經歷,讀的人沒有不為之毛骨悚然的。

        帖子一開始便步入主題,讓人的心一開始就被死死揪住了。下面是帖子內容:“我叫浮光鬼影,今天晚上我會按傳聞所說在凌晨十二點進入胡同,現在是晚上十一點四十九,這里異常的冷,我感覺身體從骨頭到血液快沒有一絲溫度,不知道是不是詭異的地方都這么陰冷,四周很黑根本看不見,空氣很潮濕,還充斥著腐爛的味道,聞著就像胃里進了條蟲子十分的惡心。胡同仿佛一條無盡的深淵,我有些猶豫到底該不該進去”

        下面很多人跟帖:“壇主,去啊,我挺你。”

        還有人說:“這里是挺靈異的,我聽說啊,有人進去后再胡同尾的墻上寫著我要中五百萬,不久后就發財了,特別邪門。”

        所有人都在支持這個名叫浮光鬼影的壇主,就如同死神催趕著她走向墳墓。

        帖子又更新了:“好的,你們給了我很大的勇氣,據說這是條死胡同,凌晨進去后走四分鐘就會到達胡同尾是吧?只要在墻上寫上自己的愿望就會實現嗎?那面墻會是怎樣的呢?是布滿蜘蛛網嗎?墻上會不會在不停地流著鮮血或者在上面掛著一個血淋淋的人頭。我已經感覺后背直發涼了,雖然害怕,但是為了那個愿望就算死也要去。”

        論壇上立刻炸成一片,一條條回復擠滿了帖子,所有關心的問題都不約而同:“你的愿望是什么?”

        浮光鬼影講述了她的故事:“前不久我終于發現不是他們親生的了,這么多年來一直把我當一個畜生一樣養著并折磨,該死,我早就應該想到了。那個混蛋被我發現了他在公司里做假賬,不對,應該用它來形容更貼切,因為它不配做人甚至狗都不如,我恨他們,恨到骨子里都是仇恨,我想,報復他們的時候終于到了,我偷偷留了證明,可惡,還是被他發現了,他們兩個狗男女拼命地把我往死里打還把我鎖在了籠子里,費了好大勁才逃出來后又被那個混蛋抓了回去。怕我再跑了,那個賤人竟然買了老鼠藥想要毒死我!哼,要我死沒那么容易!這次我逃出來后,我想他們怎么也不肯能找到我的。”

        頓時在論壇上引起了一片嘩然,她的經歷讓人氣憤,讓人咬牙切齒,但是最終他們關心的問題都回歸到她的愿望上。

        眼看十二點馬上要到了,卻遲遲不見浮光鬼影的回復,所有人都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不可待。

        終于更新了,但是當看到她的那句話后所有人都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氣,后背都是涼颼颼的。

        “我!要!他!們!死!”浮光鬼影十二點更新。

        五個字仿佛是死神的留言,看到這句話的人頓時頭皮直發麻,身體不由衷地發起了抖。

        已經凌晨十二點了,所有人都感覺這個時間被賦予了死亡,她已經進去,那個名叫的一二零四的胡同已經吞噬了她,所有人眼前都仿佛儼然出現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場景,一個遍體鱗傷的女孩面對著一面恐怖的墻,樣子十分詭異。她是害怕得發抖還是在哭泣?光線很暗很黑,仿佛夜晚的漆黑已經把她吞噬,即使如此,但是你仍然能看見她的嘴角,她在笑,是的,她在咧著嘴笑,笑的人心里直發麻,笑得讓你嚇得發抖,笑得骨子里都為之而恐懼。





        (二)

        人是一種被情感和情緒所支配的動物,而最讓人無法琢磨透的情緒叫好奇心,它指示著你去探索怪誕且不了解的事物,往往無法克制。

        繆塞說過:“對壞事的好奇心是一種可詛咒的毛病,是從一切不潔的接觸中產生的。”換作平常的尹雪,她絕對會因為法國浪漫主義作家繆塞說出這樣一句跟浪漫扯不上半毛錢關系的話而笑得合不攏嘴,但是現在,她托著腮發呆,或者她真的像中了好奇心的詛咒了。

        突然感覺到手臂被用力地撞了一下,她才回過神,發現楊冰冰的眉毛引進擰成一條線,很生氣地看著自己,她們是一個班的,也是好朋友。

        “你這傻丫頭到底聽見沒有?”楊冰冰加重了語氣。

        尹雪不好意思地撈了撈頭:“啊?什么事?”

        “果然!”楊冰冰嘆了口氣,“我說我們今天晚上就去一四零二胡同。”

        尹雪愣愣地還沒反應過來。

        直到她語重心長地又重復了一遍,尹雪才回過了神,頓時感覺心撲通地跳個不停,她深吸了口氣,今晚就去啊!“行”她其實早已迫不及待了。

        往往一些被稱為靈異的地方都會有所謂的傳聞,而關于一二零四胡同的傳聞鬧得最兇的就是一個名叫《恐怖直播》的帖子。據說凌晨十二點進入那個胡同,走四分鐘的路程后剛好到達胡同尾,只要把自己的愿望寫在那里的墻上就可以很靈驗地實現。

        尹雪想一探究竟地并不是能否真的實現愿望,緊緊抓住她腦袋里那根弦的是一二零四胡同這個名字,這個名字仿佛有魔力一般死死地吸引著她。一二零四指示傳說中的叫法,難道凌晨進去走四分鐘的路到達胡同尾僅僅是巧合嗎?這個原因未免太過牽強了,那又是什么特別的理由才會叫一二零四胡同呢?

        “不行,一定要一探究竟!”這個想法仿佛是一種致命毒藥,深深地侵蝕了她的理性思維,而后面所發生的事也證明了這個想法確實是一種毒藥,也因此害了她。

        “你們要去一二零四胡同啊,我也加入。”文倩湊了過來,能看出她有很大的興趣,一副很積極的樣子。楊冰冰立刻同意了,多了一個人加入,她的膽子更大了。

        “你們都看過那個《恐怖直播》的帖子吧?”文倩突然問道,她們點了點頭。

        楊冰冰似乎還在害怕“看過,嚇死我了,特別是那個浮光鬼影最后說要他們死,到現在我都還心有余悸”

        “你知道那個女孩最后怎么樣了嗎?”楊冰冰關心道。

        尹雪搖搖頭,但是文倩好像知道,“論壇上面說得她死了,死在那個胡同里,傳得沸沸揚揚的”文倩說道。

        “那也不影響我們今晚去一二零四胡同”楊冰冰的話讓對話走向尾聲,都各自回家收拾東西做足準備。





        (三)

        尹雪雖然害怕,但是只要叫上那個人陪她一起去的話,膽子肯定會大上十倍,因為他是陳洛城。

        她將論壇上《恐怖直播》的帖子和她們要去一二零四胡同的事告訴了陳洛城,尹雪本以為陳洛城會答應,但沒想到他給自己講了一個兔子用胡蘿卜釣魚的故事來拒絕她,告訴她一二零四就像胡蘿卜,而他并不感興趣。尹雪本以為怪力亂神的事情對于他而言都會有很大的吸引力,但是陳洛城告訴自己這只是一個騙局,所有的傳聞都是編出來的噱頭,要么有商業價值要么是炒作,一切都是口空白話。

        真的只是噱頭嗎?尹雪內心隱約的不安已經告訴了她自己,一二零四胡同,絕對沒有那么簡單。

        夜晚伴著未知的危險而到來,約定的時間到了,她們三人已經在胡同口碰面。這里幾十年前就早已經沒有人居住,四處都很潮濕,天氣也顯得格外的冷,吸到肺里的空氣都感覺是冰涼的。尹雪試圖往胡同里望去,奇怪,今晚明明有月亮,卻看不見胡同里面的任何東西,就如同一個漆黑的洞口,她知道越是未知就越是詭異,越是詭異也就越危險,但是胡同就如同伸出了一只魔抓般死死抓住她的好奇心。

        “走吧,十二點了”文倩提醒道。

        她們最終還是進去了,因為害怕所以彼此挨著而小心翼翼地前行。進去之后,她們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場景,胡同里破舊不堪,看不出絲毫生機,有些地方已經坍塌,蜘蛛網搖搖欲墜,或許終年不見陽光,這里非常的昏暗潮濕,墻皮早已脫落變得凹凸不平,尹雪甚至仿佛能若隱若現地叢墻上看見一張詭異的臉。

        她們似乎已經走了很久,不對勁,這里不是一條死胡同嗎?現在已經走了起碼二十多分鐘了,而胡同似乎依然沒有盡頭一般,絕對有問題。

        “現在,幾點,鐘了?”尹雪感覺心在撲通撲通亂跳,說話也變得不利索。希望自己的那個猜測不是真的,一定不能。

        楊冰冰怔怔地看向手表,結果差點嚇得叫了出來,她的額頭上不停地冒著冷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二,十二點,還是十二點”楊冰冰說話也跟著結巴起來。

        時間停止了!這個想法簡直嚇了她一跳。

        “怎么辦?”楊冰冰和文倩都慌了神。

        該怎么辦,尹雪拼命地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雙手止不住的顫抖著。冷靜!冷靜!冷靜!她不斷叮嚀自己,但是冷汗一股腦地往外冒。該怎么辦呢?在這一刻她突然想到陳洛城,他如果此刻在身旁的話也肯定會先讓自己冷靜下來,是的,先冷靜下來,但是換做他的話,接下來該如何做呢?

        畢竟他不在這里,只能靠自己來解決現在的處境。

        冷靜下來后,尹雪開始仔細地觀察周圍,突然她注意到前方的路不一樣,它比較窄,相之前面的路比都要窄很多,奇怪,她嘟囔著。

        此刻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一種莫名的勇氣驅使著他們繼續往前走。然后她們抓住的不是壓根不是救命稻草,反而讓她們陷入更危險的處境。



        (四)

        繼續前行的路很窄,所以變成尹雪在最前面,楊冰冰跟在她身后,最后是文倩。尹雪擔心文倩在最后面會害怕,剛準備讓她到前面,但看見她似乎一點都不害怕,就把話咽了回去。胡同依舊黑洞洞的,最奇怪的是外面明明有月亮,卻偏偏在這里就看不見了。如此的漆黑,尹雪總覺得不知道會從哪鉆出一個人來,越想越害怕。

        走著走著,一種無法名狀的感覺突然在她心里由然而生,這是如此的讓她不安和恐懼,心里也忐忑不安的,她惶恐地想去明白這是為什么,突然,她恍然大悟,是安靜!太安靜了!周圍簡直一片死寂,寂靜得可怕。從剛才到現在她根本沒有聽到一絲聲響,甚至她們自己的腳步聲,對了,為什么連腳步聲都聽不到!她猛然地回頭,啊呀!頓時嚇得她六神無主,人呢?她的身后空無一人。

        據說越是危險的地方就越不能落單,不然可怕的事情就會接踵而至。想到這里她更害怕,于是她拼命地往回跑,試圖去找到她們。

        剛跑一會,她驀然地停住了,不對勁,她聽到腳步聲,就在自己身后,明明是回去的路但是她們為什么會在身后呢?雖然奇怪,不過還好能找到她們,尹雪像吃了顆定心丸。

        她回過頭去,媽呀!不看不要緊這一看差點把她嚇得半死,她的嘴直哆嗦,手腳止不住地發起抖。她張大的瞳孔中充滿了恐怖,到底看見了什么?

        夜很黑,但是它如此的刺眼!

        那是一雙血紅色的繡花鞋,就在她的身后!

        最為詭異的是它竟然在朝自己走了過來!

        原來是它一直跟著自己!

        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驚訝?恐懼?還是害怕得要死,尹雪發起抖來,全身的筋骨都在抽動著,她從來沒有經歷過如此的恐怖的場景,此刻她的大腦已經一片空白,只想離開這個讓她害怕得地方。

        她拼命地跑著,卻怎么也甩不掉它。

        它一直在追著自己!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是如何逃出一二零四胡同的,尹雪只想拼命地甩掉它。本以為離開了胡同就能夠安全,可是她錯了,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就仿佛一二零四胡同在她身上中下了惡毒的詛咒一般,永遠也甩不掉。

        快到家了,她揣著粗氣,本以為安全了,這時那個聲音又在身后響了起來。

        “咯咯”

        “咯咯”

        她嚇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立刻逃也使得打開門進去后死死地鎖著,快速沖進了自己的房里后就跳到床上,躲進了被子里,她害怕得死死閉著眼睛不敢睜開,一個勁地發抖。

        恐懼讓她大氣都不敢出,心砰砰地亂跳個不停。過了許久,似乎安全了,看來甩掉它了。她漸漸地平靜下來,一切也都安靜了。

        “吱呀”外面的門竟然開了!

        她立刻又嚇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它追來了!

        “咯咯”,“咯咯”腳步聲一步一步逼近,每一步,都像一把鉛錘在她的心上重重地敲擊一次。

        可是腳步聲在她的臥室門前突然戛然而止,尹雪大氣也不敢出,仔仔細細用耳朵注意著外面。

        “嘭”突然一聲巨響,門被一種無形的力量撞開了!

        接著腳步聲又響了起來,一步一步地逼向了她的床,畏縮在被子里的她早已嚇得不停地發抖。

        這時尹雪突然感覺床的某處凹陷了下去,該不會,它跳到了床上吧!

        啊!她的身體止不住地打顫。

        一種讓人作嘔的腐爛氣味從被子里散發出來,就仿佛一具腐爛很久的尸體在被子里一樣,一個想法突然在她的腦海冒出,她嚇得一激靈。

        ,猛然地掀開被子。

        血紅色的繡花鞋!

        她嚇暈了過去。





        (五)

        研究表明一個人受到驚嚇超過了這個人所能承受的最高限度時容易出現兩種非常極端的反應。一種是直接崩潰掉,從此以后每時每刻都生活在恐懼之中,無法繼續生活。另一種相對比較好一點,僅僅是失去恐怖害怕得情緒,不管多么令人害怕得場景,那個人都不會有感覺。

        還好醒來后的尹雪這兩種極端的反應都沒有,她安慰自己這只是一場夢。

        但是那并不是夢。

        她的心里有太多的疑問,為什么昨天晚上會悄無聲息的丟下她一個人在胡同里?自己又為什么會被那個恐怖的繡花鞋追著?回到學校后她第一時間就是去找文倩和楊冰冰問個明白,文倩仿佛人間蒸發一樣沒有她的蹤跡,電話也打不通,尹雪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而聽說到楊冰冰在繪畫室里,奇怪,為什么偏偏會在繪畫室呢?沒有時間好奇這些了,尹雪馬上趕了過去。

        繪畫室的門是虛掩著的,這確實像楊冰冰不愛隨手關門的習慣,她感慨著。

        大白天窗簾卻都被拉上,光線很暗,里面涼絲絲的。楊冰冰在搞什么鬼,尹雪嘟噥著。

        她會不會想嚇唬自己?想到這里她就有點生氣了,恐怕自己已經被嚇夠了,再被嚇到的話會不會要嚇死了。

        走著走著她發現了前面畫架上有幾幅畫,會是楊冰冰畫的嗎?她猜想著,于是走了過去。

        光線很微弱,她先看向了第一幅。但是發現并沒有什么與眾不同之處,畫的是一個女孩站在一個破舊的巷子里面,想表達什么呢,尹雪嘆了口氣,接著看向了第二幅。畫里的女孩扭著頭看著自己的身后,即使畫得很朦朧,但是尹雪依稀可以看出女孩神色慌張面露恐懼,她在害怕什么?尹雪很好奇,仔細地看著女孩的背后畫的什么,可是那里只是被一筆帶過,到底是什么呢?尹雪湊近了畫板,頓時她的臉嚇得像窗戶紙似地煞白,地上有一處是紅色的!是一雙紅色的鞋!

        天啊!她發現了,畫上就是昨天晚上的自己!冷汗一個勁地從她的額頭冒出。有太多的恐懼和疑問,她戰戰兢兢咬緊了牙齒繼續往下一幅畫看去。

        不僅是這一幅,還有好多幅畫全都畫的是自己所經歷的!她目瞪口呆,心撲通撲通地亂跳著,而且不僅畫的是昨天晚上所發生的,還畫到了她進入了繪畫室了里!看到這里她更害怕了,這到底是誰畫的?她為什么會知道這些?又為什么把這些畫了出來?太多的疑問壓抑得她喘不過氣,于是她把目光投向了最后一幅畫上。

        畫上女孩瞪大了眼睛看著自己的身后!為什么要畫自己看著身后呢?后面有什么?尹雪深吸了口氣好奇地看向自己的身后。

        切~什么都沒有,虛驚一場。

        畫架上已經沒有別的畫了,畫室里也不見楊冰冰的身影,這時她才想起該給楊冰冰打電話,她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都被嚇傻了。

        電話撥了過去,畫室里響起了來電鈴聲,是楊冰冰的手機發出!她居然就在畫室里!尹雪震驚不已,可是怎么沒看見她的人呢?

        在哪?尹雪仔細地尋找著聲音的來源,聲音很近,如此的近。聲音在自己身后,她扭過頭卻依然什么也沒發現,就往頭頂瞟了一眼。

        終于找到了!

        楊冰冰在頭頂上!

        啊!她渾身顫抖,半張著嘴發出一聲慘叫。

        她身后的頭頂上掛著一具尸體,楊冰冰上吊自殺了!

        突然,楊冰冰尸體的眼睛死死地朝尹雪瞪了過來!媽呀!尹雪一下被嚇得癱軟在了地上,更要命的是,她的尸體突然在上吊的繩子上拼命地擺動起來,血從她的眼睛流了出來,臉猙獰地可怕,她嚎啕著,張牙舞爪地伸著鋒利的抓子在空中朝尹雪揮舞。鬼啊!尹雪嚇得叫了出來,想要跑但是身體像被抽空了力氣一般,怎么也使不上勁來。

        繩子經不住尸體劇烈的擺動,就要快斷掉了!

        完了!尹雪嚇得哭了出來。

        這時繪畫室外面傳來一個人的腳步聲,這腳步聲尹雪太熟悉不過了,尹雪激動萬分,他,是他,他終于來了!





        (六)

        鬼,是人們根據夢、幻覺等等現象認為,在人的肉體之外,還存在一個獨立的靈魂。人死之后,靈魂還獨立存在,變成了鬼魂,鬼魂是一種無形、無質的依附于身體的一種東西。人死后的鬼魂有兩個下落,一是仍然棲息于這個世界上,僅是在另一個物體上,二是到了另外一個世界,即陰間世界。當然也有許多鬼魂變為游魂,無法超生而到處害人。

        當我聽到叫聲進到繪畫室的時候,尹雪正癱軟地坐在地上,看到我進來后她馬上撲到我懷里還哭了起來,她說看見鬼了,而我只看見了一具尸體,楊冰冰的尸體,她膽戰心驚的把剛才的場景還有所有的事情經過講給了我聽。

        如果你問我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我肯定會告訴你不相信,所以我安慰尹雪那些不過是幻覺,但是尹雪被詭異的鞋追,楊冰冰的死還有文靜的失蹤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一二零四胡同,果然不簡單!那里到底有什么呢?我們決定今天晚上就進去一探究竟。

        關于胡同鬧鬼,我國確實有幾個這樣的地方,其中最有名的鬼胡同就在山東即墨,它很特別,除了頭尾兩個出口,是一條徹底封閉的路,兩側的居民不知道為什么都將門窗朝著胡同的另一個方向開。夜里這條胡同里是絕對看不見一個人的,如果你看見了,那絕對是鬼。

        據說在揚州也有這樣的一條小巷,叫作“螺絲結頂”,只有老揚州人才知道,“螺絲結頂”其實是“壘尸及頂”的意思,“揚州十日”期間,這里是揚州最大的屠殺場,死人一層鋪著一層往上壘,最后壘到屋頂那么高,巷子里面燈據說永遠都是壞的,即使換上新的燈它的燈絲也會莫名其妙的斷掉,所有的電器在這條巷子里都會失靈,夜晚往往也會看見一些恐怖的東西。

        夜晚十二點,我們到達了胡同口。

        突然尹雪指著前方說道:“那不是文倩嗎?”

        我也注意到了地上躺著一個人,她遍體鱗傷昏迷不醒躺在那里。文倩似乎經歷一些危險的事情,即使昏迷了臉上還是一副受到恐嚇的表情。我伸出手試探她的呼吸,還有呼吸,我松了口氣后說道:“還好,只是昏倒了”。

        尹雪馬上試著叫醒她,可是沒有什么反應,“怎么還是叫不醒呢?”尹雪著急了。

        我感覺眉毛快要擰成一條線了,這丫頭看來真的是嚇傻了,尹雪看著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嘆了口氣,用拇指狠掐文倩的人中穴,不一會她便醒了。

        醒來后的文倩馬上陷入了不安,慌張地看著四周,“怎么了?”我們不解地問她。

        “別殺我,別殺我”她仿佛又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懾懾發抖地叫著。

        “你怎么了,是我啊,我是尹雪”尹雪抓著她的手說道。

        文倩還是一副很害怕得樣子,身體畏縮著一個勁的發抖,尹雪本來有太多疑問要問她,但是看見如此情景又放棄了。

        “她可能受到太大的刺激,現在神志不清了”我說道。

        尹雪很難過的點點頭“那怎么辦呢,我們還繼續往前走嗎?”

        “當然,恐怕只有進到胡同最深處才能找到解釋,你們所遇到的事情,還有那些不合常理的現象,所有的陰云都在一二零四最深處”我邊說邊思索著,“把文倩也帶上,讓她一個人太不安全了。”

        于是我們扶著文倩往一二零四胡同深處走去。

        然而事后我才知道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誤,現在想想都十分后悔,因為那時胡同里的我根本忽略了一個重要的地方,在我們扶著文倩往胡同深處走的時候,我們的身后的場景都被扭曲,墻壁,路,柱子,身后的胡同都在一點點飛灰湮滅,是的,所有回去的路都被一種恐怖的力量毀滅掉了,我們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





        (七)

        不知道走了多久,我突然停下腳步。

        尹雪愣愣地望著我“洛城,怎么啦?”

        我深吸了一口寒氣,慢慢吐出了三個字:“鬼打墻”,她頓時嚇了一跳緊張起來。

        不知道為什么感覺肩膀特別的酸,我揉著肩膀說道“鬼打墻又叫鬼遮眼,就是在夜晚或郊外行走時,分不清方向,無論往哪個方向走都會回到一個地方,會被困在一個地方走不出去。這樣看來我們已經被困在這里很久了”我指著路旁的一個做上了標記的墻說道,“我做這個標記是幾十分鐘前的事情了,看來我們又回到了原點。”

        “我上一次好像也遇到了!”說的時候她看向了自己的表,所有的指針都停在了十二點上面不動,“時間又停止了!”尹雪緊張不安地說道,她緊緊拉著身旁剛緩過神來的文倩,很害怕得發抖。這樣的場景讓我感覺難受,兩個女生經歷這些確實太殘酷了。

        我本想安慰她們,但是一種突如其來的目光讓我從心底泛起一絲寒冷,讓我頭皮直發麻,是尹雪,她用一種直勾勾冷颼颼的眼神盯著我,不對,她不是在看我,她在看我的肩膀,是什么會讓她有如此反應,我額頭上的汗拼命地往外冒。

        她指著我的肩膀膽顫地說道:“你的肩膀上坐著一個人!”

        我倒吸了一口寒氣,身體直發軟,難怪肩膀酸!

        我一點點扭過頭,這一看把我嚇得半死,我的肩膀確實有一個人,不過它更像一個朦朧的黑影,我拼命地讓自己冷靜下來,不能慌張,這一切都是幻覺,對,肯定都是幻覺。人對外界事物的感知完全由大腦控制,最終得到的信息都是大腦加工過的,如果大腦工作正常,便能正確的認知世界,如果產生幻覺,就是信息加工錯誤了,我肯定是因為某些原因導致大腦對信息的加工錯誤了而產生幻覺的,最有可能是缺氧了,這里四處密不透風,能吸入的氧氣肯定稀薄,既然能解釋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我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棒就朝自己的肩膀砸去,神奇的一幕發生了,木棒砸向黑影的那一刻穿透了過去,就仿佛打了空但是又不是,因為黑影化成一道煙四處飄散開了。

        肩膀上的負重感也消失了,我開始思索怎么走出這鬼打墻。

        我們一路邊走邊做記號,縱使如此,最后還是回到了原點,失敗很多次后我突然靈光一閃,怎么才想到有這個東西呢,我馬上興奮的問道:“指南針帶了沒有?”

        尹雪很快反應了過來,從包里拿出來交給了我。我并不是需要指南針來找方向出去,我是靠它來走直線!

        可是看到手里的指南針的那一刻,我差點震驚得喘不過氣。

        指南針指著我的頭頂!

        我面色凝重大腦飛速的轉動著,額頭上的汗也一個勁的往外冒。

        她們無法理解的看著我,不解地問道:“這是怎么回事呢?”

        “之所以這樣恐怕只有兩種可能性了”,我喘著粗氣說道“第一種是指南針壞了”

        第一種可能已經排除了,尹雪更加好奇地問道:“洛城,然后呢?”

        “我們頭頂有巨大的磁場!”說完我的心砰砰亂跳個不停。

        已經恢復過來的文倩這時候突然提醒道:“你們有沒有聽到一種聲音?”

        尹雪也說道:“我也聽到,這是什么聲音啊?”

        是的,我也聽到了,被提醒后我甚至能感覺到這聲音就仿佛置若身旁一般。是那種“嗡嗡”的聲音,很奇特的嗡鳴聲,讓我感覺如此熟悉,我曾經聽過。我飛快的思索著這種聲音,突然,我想起來了,是在下雨天!在下雨天時走在電線桿下就會聽見這樣的聲音!

        “我知道了”我的心砰砰亂跳激動萬分,我深呼了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是電塔!”

        她們都為之一振。

        不僅是她們,連我都十分震驚這個發現,這里居然有一個電塔!





        (八)

        恐怕這就是她們還有我所經歷的這些的原因了,眾所周知人體本身就是一個弱磁場源,如果外源的磁場過強,會擾亂人體的微觀磁場,造成生物鐘和各個器官的生物電流紊亂。產生嘔吐,心跳加快或者昏迷,幻覺。只要電塔足夠大的話,就能夠產生這么大的磁場!現在唯一的疑問就是電塔在哪里了?

        “那么電塔在哪呢?”文倩看著我,或許也只有我能知道了。

        “你們有沒有聽過驅鳥器”我問道。

        她們都搖搖頭,也是,這讓我很滑稽的笑了,除了我之外誰還去了解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呢。我便解釋道:“驅鳥器又叫趕鳥器、防鳥器、防鳥撞等,因為好多鳥類喜歡在線路的鐵塔上搭巢建窩,而且他們所叼來的好多都是鐵絲等導體,非常容易發生短路事故,針對鳥類膽小的天性,在線路的鐵塔上安裝上驅鳥器,可以有效的防治鳥類在上面搭窩。”

        “這和電塔有什么關系呢?”她們都不明所以。

        我看著她們笑著說道:“10kv及以上線路的電塔采用的驅鳥器都是像風扇一樣的東西來達到驅鳥效果了。”

        尹雪還是不知道這和電塔有什么關系,文倩也是撓著自己的頭。

        “閉著眼睛”我又說道“有什么感受?”

        尹雪是個聰明的女孩,她馬上反應過來了,“是風”她激動的說道,文倩也發現了,胡同里有風。

        我嘴角上揚地笑了笑:“聰明,確實是風”,接著我又解釋道“如果這里在有電塔的情況下,而胡同是密不透風的但是卻能感受到風的話,恐怕我們就在驅鳥器旁邊。”

        “因為電塔產生的大磁場讓我產生了幻覺,那么我們現在就在幻覺之中”,我頓了頓:“這里恐怕都是幻覺”

        我的話讓她們震驚不已,她們頓時不敢相信地環顧自己周圍,不敢相信一直都在幻覺之中。

        我接下來的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為之惶恐不安,冷汗直流。

        “驅鳥器是裝在電塔上面,所以我們就在電塔上面!”

        突然在我說完這句話之后,我們身旁的景象都開始變扭曲了,胡同、墻壁、地面、漆黑的天等等都一點點變得模糊最后消失,幻覺一點點地消失。這一切就仿佛扯掉了幕布后一般,而展現在我們眼前的卻是另外一幅場景。

        電塔出現了,在它的頂部有一個牌子,上面寫著:“編號1204”,一切恍然大悟,原來如此,一二零四胡同是因為電塔編號而這樣叫的。而且我們就確實就在它的上面可是不對啊,這只是一個破舊的電塔,雖然很大,但是要讓我們產生如此多幻覺的大磁場就顯得太微小了,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后背冷汗淌個不停,心也七上八下的焦急不安。恐怕,事情沒那么簡單吧!

        把她們從電塔上帶下來后,我馬上急忙地跑到電塔的下面拼命地挖著。

        “你在找什么啊?”文倩不解地望著我的舉動。

        尹雪也很擔心地看著我說道:“洛城,怎么啦?”

        我自顧自的繼續挖著,額頭上的汗一顆接著一顆的掉下來,我的心焦躁不安,我的手開始發抖,不是手臂累而是害怕!她們誰都無法理解我的那種恐懼,希望我的那個猜測不是真的,千萬不要。

        當鋤頭抵觸到傳來的堅硬感的時候,我面如死灰,心仿佛被死死捏住一般。

        那個猜測果然是真的!

        當上面的土被撥開后,我看見了那是一個面具!





        (九)

        被譽為世界九大奇跡的三星堆的歷史要推前到5000年前,而它的古蜀國的繁榮持續了1500多年,然后又像它的出現一樣突然地消失了。歷史再一次銜接上時,中間已多了2000多年的神秘空白。關于古蜀國的滅亡,人們假想了種種原因,但都因證據不足始終停留在假設,沒有人知道三星堆文化來自何方,出土的數量龐大的青銅人像、動物不歸屬于中原青銅器的任何一類,青銅器上沒有留下一個文字,讓人不可思議。而三星堆文化的一個最奇特之處,是這里出土了數量眾多的青銅面具。

        我們產生的這些所有幻覺都是因為感覺剝奪引起的,感覺剝奪就是剝奪一個人的所有感官刺激,讓他的潛意思浮現。曾經有人對感覺剝奪進行過實驗,大多數實驗者在剝奪感官刺激的隔離箱中產生幻覺,包括視幻覺、聽幻覺和觸幻覺等等。僅僅電塔的磁場當然不會讓我們產生如此強烈的幻覺,而是因為電塔下面埋著一個三星堆的青銅面具,本身就無法解釋的青銅面具大概帶有這種剝奪感官的神秘力量,所以這兩者讓我們一直深陷幻覺之中。

        看著電塔下面所埋的三星堆的青銅面具,我一字一句地說道:“文倩,你的目的是什么?”

        尹雪和文倩都愣愣地望著我,不明所以。尹雪不解地問我:“洛城,你在說什么啊?”

        文倩也跟著苦笑地說道:“陳洛城,你在說什么啊?”

        “我在說什么你自己清楚,不對,我不應該叫你文倩應該叫你浮光鬼影吧”我警覺地拉過尹雪到自己的身后,冷冰冰地看著她。

        我的話頓時讓她們震驚不已,尹雪還是不明白,因為她的朋友文倩怎么可能是那個論壇里面的壇主呢,她不敢相信想替文倩辯護,我面色凝重,示意她不要說話,好好聽著。

        面前的文倩沒有說話一直低著頭,看不見她的臉。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非常安靜,聽不到一絲聲音,一切都仿佛停止了甚至連空氣也都凍結了一般。

        “你有什么證據?”她開口了,但是聲音卻讓人感覺如此陌生。

        “從我叫醒你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你了,人一般昏過去是由于機體的供血不足而形成的,心臟是直接主管著機體的供血機能,所以醒來后的你應該是面色慘白,心跳緩慢,但是那時候我注意到你太正常不過了。”我說道。

        “這就是你的證據嗎?太可笑了。”她笑個不停。

        “醒來后你以為裝作神志不清就會騙我相信嗎?如此強烈的精神刺激導致的應激障礙,通常還會出現不會說話不會走路,不時還會笑。拜托,你的演技太爛了,想要蒙混過關還是去多學兩年吧”我說道。

        “那你憑什么說我是浮光鬼影呢?”

        我冷笑兩聲后便說:“我讓別人查過那個壇主的ID,居然找到了你。知道你失蹤后生性多疑的我去學校檔案室調查過你的檔案,猜猜我發現了什么,你的父母盡然都被殺死了!”接著我又說道:“我特別好奇的是,那個帖子是真的嗎?”

        這時身后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我看見從胡同黑暗的深處走出了一個人,他緩緩地走近了,我看見他穿著一身古怪的大黑袍,頭頂帶著一頂怪異的帽子,卻怎么也看不見他的臉。不知為何,空氣變得異常的凝重了,仿佛帶著死亡的氣息,我不安的望著那個男人,突然我意識到,是他!是在《惡靈纏身》事件中,周通口中說的那個神秘男人,是他帶來一系列可怕的事情。

        “你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的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有點喘不過氣。

        黑衣男人沒有回答我而是鼓起了掌,過了會才用嘶啞的聲音緩緩說道:“是你。”

        我十分不解地看著他,卻看不清他的臉。

        “你果然很聰明,但是你卻偏偏阻礙我們的事情,所以只有靠尹雪來引出你,并制造出了一二零四胡同,然后在電塔下面埋著青銅面具,我們的目的就是讓你死!”

        原來如此,但是我并不害怕“你不找我,我也要來找你,但是你要怎么才能殺我呢?”

        他突然冷笑兩聲,我意識到不妙,完全忽略掉了自己身旁的文倩,糟糕!只見她快速地跑到了土推旁,拿起了青銅面具戴在了臉上,頓時眼前一片白光,一股奇特的力量把我和尹雪推倒,身旁的尹雪已經不知死活,而我的力氣在一點點被抽空,意識也一點點變得模糊,完了,最后一絲意識也失去了。





        (十)

        本以為死定了的我醒來第一眼卻看見了阿佑。

        “你醒了?”他關心道。

        我坐了起來,頭疼得要命,外面天很亮應該是早上,我注視著周圍"這是哪?"

        “你家”

        這時候尹雪從廚房走了出來,遞給了我一杯熱茶。

        “我還以為自己死了,發生了什么?”我不解地看著又變得消瘦的阿佑。

        “你讓我查那個《恐怖直播》帖子壇主ID的時候,我也調查了一下,發現事情很蹊蹺,所以你昨天去一二零四胡同的后,我放心不下就去找你了,最后發現了你們。”

        “你遇見那兩個人了?”我說道。

        “遇見了”

        “那你,怎么救下我們”剛說完我便注意到阿佑胸前的長命鎖佩裂了很深一道痕,頓時一切我都明白了。

        “值得嗎?”我不好意思,虧欠他一個人情。

        他點點頭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我要走了”他很鄭重地說道。

        “去哪?”

        “江西,水猴子!”他說完便拿起了自己的行李,聽到后我面色凝重準備勸阻他,但是他對我微微一笑便離開了。

        事情也就此告一段落,調查之后我知道了一些事情,《恐怖直播》是文倩編出來引誘尹雪的,但是她的父母確實死了,尹雪那晚被紅鞋追之所以能夠成功離開胡同恐怕也是他們故意放他出去而引出我的,阿佑是用長命鎖佩的力量抵擋了青銅面具,電塔最后因為年久失修電壓超標而被拆除,青銅面具據知被那個男人還有文倩帶走。但是仍然還有太多的疑云,比如文倩為什么會是那個男人一伙的,是被收買還是一開始就是安插在我周圍的臥底?還有三星堆的青銅面具是怎么落入那個男人手里的,那個男人到底是誰?他有什么目的?看來他已經開始了解我了,但是我并不畏懼,因為,在最我昏迷的那一刻,我看到了一個閃閃發光的東西,在他的手上戴著一個戒指,上面的符號已經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里了,縱使他不來找我,我也會親手抓住他。

        “叮叮”尹雪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她剛準備去接,看到來電人后她直接嚇暈了過去,上面三個慘白的字,楊冰冰。
        頂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本篇鬼故事標題:一二零四胡同|鏈接地址:http://www.0233z.com/wd/5387/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長篇鬼故事頻道http://www.0233z.com/changpian/
        ------分隔線----------------------------
        • 上一篇:眾人驚
        • 下一篇:沒有了
        推薦鬼故事
        • 地府刑場

          序章 二樓漆黑的臥室里,母親緊緊抱著十五歲的女兒,眼神充滿著驚恐。女兒見到母親的...

        • 代價

          一個視頻一碗泡面 出租房凌亂狹小,蘇云在這兒已經住了三個月,可每次推開門依然會習...

        • 瘋魚

          楔子 月光撥開云層,露出了半張蠟黃色的臉。 借著微弱的月光,貓頭鷹的膽子壯了些,它...

        • 死亡合租

          床下有只手 哇!這房子真不錯!一放下行李,姚云姍就由衷地贊嘆道。 在姚云姍面前呈現...

        • 丁字巷

          神秘人 黑暗中的廢墟,是唐英的寶庫。 此刻是凌晨兩點,商業街上的霓虹燈減弱了許多,...

        • 異物

          楔子 那天我和簡詭在黃泉酒吧喝酒,簡詭是一個特殊的異數畫家,當他感受到靈體存在的...

        视频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