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rce id="0jhiv"></source>
<tt id="0jhiv"></tt>
<b id="0jhiv"></b>
<source id="0jhiv"><mark id="0jhiv"></mark></source><video id="0jhiv"><noframes id="0jhiv"></noframes></video>

    <b id="0jhiv"><address id="0jhiv"></address></b>

        <video id="0jhiv"><mark id="0jhiv"></mark></video>

        <tt id="0jhiv"></tt>
        舉薦給朋友
        收藏鬼婆婆
        當前位置: 鬼婆婆 > 民間鬼故事 > 陰陽尺 作者:zxc7269121

        陰陽尺 作者:zxc7269121

        來源:鬼婆婆鬼故事(www.0233z.com)作者:鬼婆婆編輯部 時間:2014-04-13 14:18

        第一章:冤案
        北宋仁宗至和二年,寶慶府曾經出了一樁奇案,一名叫陳巧兒因為與人通奸,一天,她趁她丈夫外出,又去與姘頭張超相會,但這次張超家的門卻無論如何也敲不開,無奈只能又回了家,但沒想到的是,三天后竟然有兩個衙役橫沖直闖的進了布莊,不分青紅皂白便要拿人,陳巧兒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抓到了衙門。
        等到升堂后,陳巧兒才弄明白,原來是有人在張超家發現了丈夫王昆的尸體,而張超則早已不知去向,經仵作驗尸,死者王昆面色青紫,銀針入腹而變黑,顯然是身中劇毒而死,因為云跡前兩天晚上有人在張超家門口看見過陳巧兒,而街面上又有一些風言風語傳言其與張超素有奸情,縣太爺便斷定是陳巧兒與張超合謀害死了王昆。陳巧兒當時就嚇得不會說話了,只知道一個勁的喊冤。縣太爺不予理會,幾次用刑之后,陳巧兒只能承認自己害死丈夫、而奸夫張超畏罪潛逃的偽事實,并在大堂筆錄上按了手印。之后,縣太爺便將陳巧兒打入了死囚牢,同時派人將案件公文發往了刑部,看來這陳巧兒是不過秋后了…
        案件公文到了刑部后,刑部的人與開封府尹包拯一起研究到深夜,發現案中有很多蹊蹺,所以要發回重審,并要交給長沙縣的張翔來審理,長沙縣張翔,是個出名的清官,字浩殊,號望月先生,不但為官清廉愛民如子,斷案更是明察秋毫鐵面無私,就連開封府尹包拯,對其也曾贊以“豈敢妄言為民事,怎當長沙張浩殊”的評價,但審后結果還是一樣。
        見遠近聞名的清官都能冤枉自己,陳巧兒也絕望了的在獄中墻上寫下一封血書:“我本清白如雪,怎奈天降冤獄。什么正大光明,什么朗朗乾紳?官官皆為相護,讓我世道無良。明鏡不明,清官不清,天日混沌,生又何干?死又何干?爾等害巧兒冤枉死于此,日后必遭慘報,我著紅衣而卒,必將化厲為我冤屈,我冤不洗,從今寶慶無寧日。”便撞死在獄中。
        其實,連牢頭地心里都明白,這林巧兒肯定是有冤屈,一個女子,若真毒死了丈夫,怎么可能還留在店里心安理得的做買賣?無奈,這件案子是開封府的包青天親點的大清官張翔親自審理的,且案宗已經上報刑部,想申冤又談何容易?
        三年之后,王家布莊的代理老板王亮,因為賭錢欠債,便想將王家布莊抵出去,而就在一個號稱呂鐸的人前來收店鋪的時候,王亮卻忽然神秘的失蹤了。找不到王亮,呂鐸便與掌柜的謝老六吵了起來,說自己已經付了五千兩的定金,而且拿出了王亮畫過押收據,吵吵著讓謝老六要么交店鋪,要么退定金。五千兩可不是小數字了,這王家布莊加上城東的兩家分號連房帶地加上貨全賣了也就值八千兩不到。如此數目,謝老六哪里肯退?沒吵兩句,這官司便鬧到了衙門。
        而此時換了一任縣官叫何永萬,接手案子后,覺得呂鐸既然有字據在手,便應是王家布莊賴賬,于是便是把王家布莊地伙計全部押到了衙門,逐個分開嚴刑拷打。
        這一打不要緊,一個叫徐二的伙計實在耐不住板子,便透露了這么一件事:自己曾偷聽到謝掌柜的曾與王亮私下商量想買下布莊的事,但因出價過低而被王亮拒絕了兩人從此后便沒說過話,后來不久便出了王亮外抵店鋪的事。
        聽了徐二的供詞,所有的大刑便集中到了掌柜謝老六的身上,板子鞭子夾棍輪流上了兩三輪以后,謝老六也扛不住了,便招認了自己企圖霸占王家布莊從而害死王亮的事,還交待出自己伙同城東脂粉店的吳老板將尸體藏在了城外的一口枯井里,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是連何永萬也沒有想到的,本來還以為就是一樁欠債官司,沒想到查出人命來了。按著謝老六交待的線索,衙役找到了城外那口所謂的枯井,但讓衙役沒想到的是,這口枯井中,除了有王亮的尸體外,還有一具無名尸,看腐爛程度已經死了好幾年了,便連同此事一并上報了何永萬,后來經過對死者隨身器物與印信的確認,確定了這具無名尸就是幾年前夫蹤的疑犯奸夫張超的。
        一井兩尸,年輕氣盛的何永萬覺得這件案子遠不像想象中那么簡單,便查閱了前幾年殺夫案件的卷宗,同時開始對謝老六和吳老板拼了命的用刑。但沒想到兩個人死話就是不認賬,一口咬定張超的死與自己無關。
        后來,何永萬無奈,只能求助于名聲在外的長沙縣張翔張青天,張翔聽說張超尸體已經找到,而且還與王亮的尸體在一起的時候,也覺得此案有些蹊蹺,礙于多少也是自己斷過地案,便來到了寶慶與何永萬共查此案。
        說來也巧,王家布莊的對面是一家茶館,何永萬和張翔帶著衙役在王家布莊搜了一通毫無收獲后,便進了茶館想喝杯茶探討下一步的調查方向。就在這時,張翔冷不丁發現這家茶館柜臺后面放的一個木箱子十分的眼熟,仔細想了半天才想起來,這個箱子不就是當初發現罪證的那個陳巧兒陪嫁的箱子嗎?可是,那個箱子已經作為罪證被運到縣衙了啊,怎么又跑到這來了?想到這里,張翔便叫來了掌柜的詢問箱子的來歷,這才知道,這種款式的箱子是寶慶一家木器行的產品,同樣的款式十幾年前就有賣了,這種箱子因為大小適中又結實、漆口好花紋也漂亮,所以在寶慶一直很受歡迎,一直到現在都在賣。聽到這個消息,張翔如夢方醒,發瘋般的帶著衙役跑到了那家木器行,翻出幾年前的帳本一看,在陳巧兒殺夫案前后,王家布莊謝掌柜的確實在這里買過一口一模一樣的箱子,而且特意要求要“做舊”。當時,寶慶府習慣收某古董的人基本沒有,就算有也不可能是他謝老六啊,唯一的可能,就是謝老六想要偽造征據把罪責栽贓給老板娘,卻苦于沒有箱子鑰匙,于是便“克隆”了一個與“嫁妝箱”一模一樣的箱子,將殘有砒霜的瓷罐與一些亂七八糟的首飾放入箱子以應付官府的搜查!陳氏嫁到王家是十幾年前的事,陪嫁的箱子也有十幾年了,新買的箱子想冒充十幾年前的舊箱子,能不“做舊”嗎?線索至此,張翔如夢方醒,原來這當初自己查抄的那個所謂的嫁妝箱,很可能就是謝老六為了栽贓而偽造的!想到這,張翔便與何永萬又審了一次謝老六:如果當初查抄的箱子,的確是陳氏裝嫁妝的箱子,那你在木器行買的這個箱子現在在哪?!

        頂一下
        (3)
        30%
        踩一下
        (7)
        70%
        本篇鬼故事標題:陰陽尺 作者:zxc7269121|鏈接地址:http://www.0233z.com/wd/780/
        喜歡本類型的鬼故事請移步到民間鬼故事頻道http://www.0233z.com/minjian/
        ------分隔線----------------------------
        推薦鬼故事
        • 老鱉托夢

          最近農田開始打水澆灌水稻,河里的水一直再漲。小五隊的人都開始逮泥鰍龍蝦黃鱔之類的,...

        • 我的滑板鞋

          在X省的一座大山里坐落著一個美麗的小村莊,這個小村莊里的人們勤勞、樸實、善良。由...

        • 貓眼

          那是封不尋常的信,信的內容和以前一樣,但在信紙最后有幾個爪痕,是貓爪一丈夫和我都...

        • 天雷不會劈錯人

          這是一個村子里的真實故事,一個有關雷電的故事。古人說“舉頭三尺有神明”,壞人壞到...

        • 少年屠村事件

          這是當刑警的岳父給我講的一個故事。 1.屠村惡魔 20世紀90年代初期,東北某省曾發生過...

        • 民間鬼故事|香劫

          總是有些外界觸不到的角落,在五光十色的外圍里守著自己的一份清靜,那里的天總是很藍...

        视频网站下载